026-89112240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社保缴费持续上浮 部分小微企业不堪重负弃保

2020-09-21 20:33上一篇:新疆医保目录新增5种药品 |下一篇:没有了

新年伊始,一条有关天津、重庆、福建、江西等地下潜社保缴付基数标准的消息引发社会注目。根据上述省市发布的新社保缴付基数标准,与2014年比起,用人单位和职工必须交纳的社保费用皆经常出现有所不同程度的下跌。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不断扩大参保缴付覆盖面,主动必要减少社会保险费率。但现实情况是,缴付基数每年持续下调,企业、职工的社保缴费率仍然居高不下。年度收益统计资料持续增长,社保水涨船高目前,中国社会保险的主要项目还包括养老社会保险、医疗社会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再加住房公积金,总称“五险一金”。按照《社会保险法》、《社会保险征缴暂行条例》等涉及法规,社保缴付以上一年社会平均工资的60%至300%为交纳基数。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郭宇强在拒绝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专访时回应,仍然以来,社会平均工资作为制订社保缴付基数的依据,近年来社会工资水平正处于增长期,这意味著社保缴付基数也不会随之下潜,社保缴付下跌沦为常态。部分地方倒数10年提升企业职工待遇,卸任人员年年减少,使得地方政府处境失望,费率无法叛也不肯叛。公开发表资料表明,2012年北京社保缴付基数上限为1869元,2014年已提升到2317元;浙江的缴付基数上限也从2012年的1908元提升到了2014年的2230元。以北京为事例,2013年北京人均工资69521元,人月均收益5793元。那么,2014年低于缴纳标准为:养老基数、失业基数按低于的人月均40%,为2317元;医疗、工伤、生育按低于人月均工资的60%,为3476元。

社保缴费持续上浮 部分小微企业不堪重负弃保

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曾多次直言不讳地回应,中国的养老保险缴付水平显然偏高,“五险一金”早已占到到工资总额的40%到50%。社保便宜是不争的事实。有媒体报道,中国的社会保险缴费率在181个国家中名列第一,大约为其他金砖国家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发达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的4.6倍。以加拿大为事例,目前加拿大养老保险计划中,企业缴付比例为4.95%,加拿大实施全民免费医疗,企业需要分担医疗保险费用。但是加拿大的失业保险缴付比例较高,企业缴付比例为1.88%。即便如此,养老保险与失业保险合计将近7%。对于社保缴付低背后深层原因,郭宇强分析指出,保险交纳是按上一年度收益来计算出来的。而中国统计资料的年度收益仍然在快速增长,缴付也就随之快速增长。“社保缴付比例低还有一个深层次原因就是历史遗留问题,有历史欠账。由于中国社保制度创建较早,在交纳年限上,当年很多没交纳或少缴纳的人视同交纳,仍可享用社保待遇,这都必须现在缴付来空缺,导致社保基金保险费快速增长小于缴付快速增长。”郭宇强说道。小微企业不堪重负,弃健后企业、员工都高兴持续下潜的社保缴付让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不堪重负。在北京中关村(000931,股吧)享有一家科技公司的邓华告诉他《中国企业报》记者:“现在的社保缴付比例过低,让企业缴不起,有的企业索性都不上了。”邓华告诉他记者,他公司里有10名员工,虽然给所有员工缴纳了社保,但都是按规定的上限交纳的。“没有办法,却是没上规模,小微企业存活压力大。

社保缴费持续上浮 部分小微企业不堪重负弃保

”邓华不得已地说道,很多小企业如果按全部工资交纳的话,就不堪重负,必要后果就是降薪、裁员。根据五险缴付比例,企业占到29.8%,职工个人占到11%,所缴付合计多达个人工资的40%,有的地区甚至超过50%。过低的缴付,使得弃健现象屡屡有再次发生。一些企业员工对未来社保缺少充足的信心,指出与其红交钱不如拿现钱实惠。邓华给记者忘了一笔账:如果企业给员工的工资是3000元,公司得交纳1320元左右的社保,而员工分担自缴部分是660元左右,因此员工实得工资是3000-660=2340元;如果企业不缴社保,员工也不必扣住,员工实得工资是3000+660=3660元。也就是说,缴纳了社保后员工不能获得2340元,如果不缴社保员工则可以获得3660元,差额1320元,多达工资的40%。对于企业来说,如果不给员工交纳社保,每个月每个人最少省却1000元以上的成本(参照北京标准),每年可在每个员工身上省下1.2万元以上。“这时,老板往往不会把不缴社保节省下的钱拿一半出来给员工加薪。”邓华说道,“只不过,不缴社保往往对员工还很有吸引力,员工不愿上社保在中小企业这种现象很少见。”分析其中原因,邓华指出,目前中国的社保并没全面覆盖面积,跨省承销还是难题。一些新的参与工作的员工本身了解严重不足,加之中国流动性大,很多人从北京返回二线城市之后,社保移往十分困难,索性就不缴了;另外,企业交纳的意愿不反感,很多小企业能躲藏就躲藏。不过,前不久再次发生在邓华身边的一件事让他“惊出一身冷汗”。有个朋友的公司因违背《劳动合同法》解聘了一名杨家员工,这位员工向劳动部门检举公司社保并未按实际工资交纳,结果执法人员大队现场执法人员,公司光补缴最近5年的社保差额与公积金差额就调补了16万多元。“这家企业有100名员工,如果同时检举的话,公司很有可能一个月之内就得关门。”邓华坦白,作为一家正规化企业,即使公司较小,也不会遵从国家法律法规,确保公司员工的权益,给所有员工交纳五险一金。“但实事求是地说道,现行社保制度给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造成了较小的开销”。隐性费用居高不下,专家敦促创建社保联动机制“中央天天喊出给小企业减负,只不过要减负的地方过于多了。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还有很多隐性的费用。”邓华说道。《中国企业报》记者在邓华公司的一份缴付表格上看见,每年企业交纳的残保金记录表明:2012年1028元,2013年1143元,2014年1028元。另一份日期为2014年11月份的缴付记录则表明,企业当月交纳的地方教育可选、城市确保建设税、个人所得税、教育费可选总计278.25元。

社保缴费持续上浮 部分小微企业不堪重负弃保

他还告诉他记者,完全每个季度在进了增值税票之后还得交纳一些附加费。“像我们这样只有几个人的小微企业也要缴纳教育附加费,你就告诉我们的钱都去哪儿了!”邓华十分不得已。“因为有这些开销,在招聘员工时就更为慎重,原本我们获取的薪酬与大企业比起缺乏优势,再行扣减自身分担的社保及公积金费用之后,员工最后到账的收益就较少一些,要招聘员工,可玩性就更大。而要觅现有员工,就必需大大加薪。”邓华责怪说道。不过,郭宇强指出,目前我国经济正处于调整转型期,企业经营收入增加了,但缴付比例恒定,这使企业深感压力。“经济转型的后果由企业分开分担似乎不公平。各方面都要分担适当成本,无法全部转嫁到企业身上。政府也要担任,应当主动惠及,协助企业渡过难关”。郭宇强指出,更加科学的社保制度应当采行联动机制,而不是一成不变的。要充份考虑到经济发展现状。政府要适应环境新的常态,对企业可以通过税收杠杆,通过免除税收或政策上的反对来减低企业开销,减少企业生产运营成本。政府应当如何给企业减负?邓华建议,政府减少交纳五险一金的比例,必要减低企业开销或在企业交纳五险一金时可免除适当的税费,间接减轻负担。“减低企业交纳开销,同时敦促企业必需全员上社保,减少交纳的范围,确保国家大池子的总收入恒定”。有关专家认为,减少社会保险费率理所当然通过拨给国有资产、提升国企收益、增大财政补贴等方式偿还旧账,更加要强化养老金投资管理,谋求“让钱生子钱”。数据表明,目前社会保障开支占到我国财政支出12%,近高于西方国家30%至50%的比例。事实上,目前我国社会保障体系面对不少问题亟待解决。一旁是企业职工退休金较少,职工参保缺乏积极性,另一边是公务员不交费却拿着很高的退休金,“双轨制”的弊端突显。不过,中央已要求创建与城镇职工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这意味著近4000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养老将道别“免除缴付”时代。“交纳国家的部分,有一部分叫专责基金,有一部分才是打进员工个人的账户中,将来的养老保险如何派发有一个简单的计算公式,我都没时间去自学。”邓华对自己未来的社会保障仍心存忧虑。